浙江省诸暨俞叔平- 中国现代刑侦之父
2014-07-02

     浙江省诸暨俞叔平- 中国现代刑侦之父

    只要一提到俞叔平的名字,上了年纪的上海人,不由得会毛骨悚然,在人们的记忆里。俞叔平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其实,这是长期不恰当的宣传所造成的。事实上,俞叔平先生是一介文人,一位著作等身的学者。是中国现代刑事法律的研究权威,中国现代刑侦的开山鼻祖。
俞叔平,1909年生,1928年考入浙江警官学校一期,1930年毕业,浙江省选拔了十名优秀的先生赴奥地利学习警察司法业务。俞叔平也在其中。浙江警官学校是朱家骅先生创办的,并由他任校长。朱家骅1893年出生在吴兴县,1918年考入同济德文学校(同济大学的前身),1911年参加了辛亥革命,1914年赴德国留学攻读地质学,1922年获柏林大学博士。1928年起,任浙江省民政厅长,创办了浙江地方自治进修学校和浙江警官学校。
    俞叔平是浙江诸暨人1909年生,1928年考入浙江警官学校一期,1930年毕业,浙江省选拔了十名优秀的先生赴奥地利学习警察司法业务。俞叔平也在其中。浙江警官学校是朱家骅先生创办的,并由他任校长。
    朱家骅1893年出生在吴兴县,1918年考入同济德文学校(同济大学的前身),1911年参加了辛亥革命,1914年赴德国留学攻读地质学,1922年获柏林大学博士。1928年起,任浙江省民政厅长,创办了浙江地方自治进修学校和浙江警官学校。朱家骅当时选派俞叔平等人去奥地利学习警察司法的目的很明确,想根治社会上“该为不为,不该为为之”的弊病。俞叔平是国内第一批赴欧洲学习警察司法的学生。他的老师是朱家骅博士。有宣传说,俞叔平的是“老头子”是蒋介石,那是无稽之谈。蒋介石混迹上海滩的时候,俞叔平还是一介稚童,到杭州上学的时候,蒋介石已经是国民党总裁、国民革命军总司令,想高攀也没有可能。
    朱家骅同翁文灏是中国第一批地质博士。后任中山大学校长、浙江省主席、教育部部长、中央研究院院长。一生致力于教育和科学研究。
这批学生在奥地利维也纳警官学校学成后,大部分回国,而俞叔平留下继续攻读博士学位。1938年取得了维也纳大学法学博士的学位。这是中国第一个警察博士。旋即回国效力。回到重庆,任中央警官学校实验室主任、考试院法规委员,这段时间基本是从事研究工作。直到1942年任财政部缉私署处长、国民党人事室主任。才是实职。抗战期间还兼任重庆大学、四川大学法学教授。在这个期间,俞叔平撰写了大量法律方面的著作。
抗战胜利后,1945年8月,蒋介石任命钱大钧为上海的接收大员,淞沪警备司令兼上海市市长。钱大钧,出生于1893年,早年参加辛亥革命,是黄埔军校的创建人之一,上将,曾任蒋介石侍从室主任、中央军事统计局局长,是戴笠的上司。在西安事变中,同蒋介石一起被张学良扣留,是蒋介石的亲信。他任命宣铁吾为上海市警察局局长。宣铁吾出生于1897年,浙江诸暨舞凤乡杜家坞人,家中贫困,母亲是裁缝,是黄埔军校一期学生,中将、与蒋经国的关系很好,蒋经国在上海“打老虎”,他最支持。蒋介石也较信任他。是真正的“天子门生”。他是赫赫有名的共产党人宣侠父的亲叔,1949年从香港去台湾,逐退出政界。
    宣铁吾向蒋介石推荐俞叔平担任副局长。原因有二,一是同乡关系,俞叔平和军统、中统都没有关系,牵制较少;其次,俞叔平是中国第一个警察博士,的确有学问,上海是远东第一大都是,国际影响很大,由他担当非常适合。而俞叔平苦于没有司法实践,想在利用法制治理方面作出一些成绩。这是俞叔平书生意气太重,一步走错,就把自己放在了刀山火口。1946年9月,宣铁吾改任淞沪警备副司令,由俞叔平继任局长。此间,他还兼任东吴大学、圣约翰大学法学教授。
    俞叔平深受欧洲文明思潮的影响:认为警察是国家机器的一部分,是履行国家职能的工具,而政府是代表国家来行使行政权力的,执行政府的指令,是警察的天职。所以,在内战已经爆发,社会混乱的特定环境下,作为上海市警察局的他,不可能置身度外,必定会处于政治漩涡的中心。
     据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的官方资料显示,俞叔平当时犯下的“罪行”有四个方面:一,1948年1月镇压同济大学学潮,重伤4人、伤68人、失踪39人;二,同年1月,镇压上海舞女风潮,拘留500多人;三,同年二月,镇压申新九厂工人罢工,死3人,重伤3人,拘留256人。四,1948年5月,在兆丰公园逮捕了五名新四军的地下工作者。(这里也许有误,当时已经没有新四军的编制,共产党的全部武装已改为解放军)。
     撇开政治的观点,撇开阶级斗争的观点,无论工潮、学潮都是社会治安案件。在通过谈判、协商失败的情况下,为了维护整个社会的正常秩序,每个政府都会采取强硬的手段来解决问题的。从法律的观点来说,履行政府职能,都不能认为是犯罪。何况在大规模群体冲突中,都可能会有伤亡等事故出现,引起冲突的另一方,应该能预见面对国家机器采取行动的后果。
     对同济学潮、申新九厂工潮,我们还可以认为是革命行动,但舞女风潮,就要辩证地看问题了,实际上,挑起舞女风潮的都是上海舞厅的一些大老板,利用舞女当枪使,是为了对抗“禁舞令”,根本谈不上是“革命”行动,如果舞女“革命”了,那么妓女更“革命”。岂不贻笑大方。她们只是对国民党政权添一点麻烦。即使俞叔平是犯下“罪行”,也要根据当时特定的历史背景分析,才是实事求是的态度。
1946年6月,根据“国共两大党的”双十协定“,中国共产党在上海设立了办事处,就是著名的思南路75号的周公馆,周恩来,经常来,但主持工作的是董必武,董必武是司法界的老前辈,1914年就东渡日本学习法律,解放后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当时,一些三青团分子,经常在周公馆前刷标语、捣乱,俞叔平令卢家湾警察分局予以阻止。
     1947年内战爆发,国共谈判终止国民党政府下令,限期在3月5日前撤销中共办事处,中共代表团即将要撤退到解放区,当时的军统,想借机制造一些事件,或劫持、或暗杀。作为司法专家的俞叔平,认为根据欧美司法原则,中共代表团必须受到法律的保护,他们是合法的设立,也是合法撤离,保护他们这是警察的职责,其次,如果酿成事件,第一个替罪羊就是警察局,他也要承担严重的责任。基于这些考虑,他和代表团的发言人陈家康取得联系,特别提醒,中共代表团对此心领神会。据俞力功说,董必武在撤离前还有一张纸条交给俞叔平。在中共代表团撤离时,他亲自指挥,出动了大批警察沿途警戒。军统看到警察贴身警卫,不敢贸然下手。董必武率领代表团从容出门,每个人员都腰缠黄金,共带出2000两黄金,这是中共代表团活动的经费,在俞叔平的保护下,平安离开上海。周公馆先委托民盟代管,8月,民盟也被国民党政府取缔,逐由卢家湾警察分局接管。陈家康,湖北广济人1913年出生,1935年入党,历任驻埃及等多个国家的大使、外交部副部长。1970年去世。
 
     1947年4月,上海发生了宪、警冲突事件。震动全国。国民党驻沪宪兵,在金都大戏院(现瑞金剧场)不买票看白戏,发生争执,警察前往处理,宪兵开枪打死一名警察,引起了警察的公愤,当时上海警察诸暨人很多,发动全市警察罢警、罢岗,时态立即扩大。俞叔平据理力争,立即上告南京,并利用内政部警察总署唐纵刚上任不久的心态和他受戴笠排挤的矛盾,最后搬出了蒋介石,抓了六个宪兵,把其中开枪的宪兵枪毙,。表面看,是警宪矛盾,实际上,警察局已经和军统、淞沪警备司令部已经是水火不相容了。俞叔平得罪了军统,也得罪了汤恩伯,位子肯定是坐不长了。
 
      1948年,汤恩伯的淞沪杭警备司令部和军统对没有任何背景的俞叔平越来越不满意,于是由汤恩伯推荐,军统特务毛森中将继任上海警察局长,俞叔平被彻底排挤。从副局长当起,在上海警察局干了三年。尽心尽力,搞得焦头烂额。结果是国民党政府那边不讨好,共产党那边也不讨好,市民这边更不讨好,成了千夫所指的过街老鼠。1949年,解放大军饮马长江,俞叔平凄惨地离开大陆到了台湾。
 
     就在上海解放的第二天,香港左倾的《大公报》发表了一篇评论,俞叔平不愧为一个知识分子,任上海警察局长期间,不曾迫害过共产党人。这一点,1977年全国政协办公厅的工作人员也向俞力功作了证实。
 
    俞叔平到了台湾不再从政,受聘担任台湾大学、新竹清华大学、文化大学三个大学法学院的教授。并且从事律师工作,同时写了大量的法学著作,他是台湾最高产的司法专家,
 
     1964年严家淦组阁,任命他为驻奥地利大使,以后又转任联邦德国大使。趁此机会把儿子俞力功也一起带到奥地利,以后俞力功定居奥地利。俞力功也是学有所成,从柏林自由大学毕业,是维也纳大学、法兰克福大学、旧金山大学的访问学者,国际著名的政治评论家。俞叔平化了三十年的时间,建立了中国司法理论的体系。他在刑法、诉讼法、检察法、立法学、国际公法、刑事侦察等方面都有卓越的建树。50年代初,大陆几乎所有大学法学院都采用俞叔平编撰的教材,司法院校图书馆里能找到的中文司法理论书籍,,大都是俞叔平的著作。直到60年代才有所改变。现在,很多司法论文,许多观点或是论点的出处,都出自俞叔平的著作。他建立了中国第一个指纹研究所、是他第一个在中国采用法医侦察技术,对我国的司法理论和司法实践作出了贡献。
 
     不妨把俞叔平的著作例举二、三:《刑事犯罪与刑事侦察》、《刑事法与刑事科学》、《刑法分则与大纲》、《法医学》、《指纹学》、《刑事警察与犯罪调查》、《德国的刑事司法教育与刑事科学》、《行为证人与专家证人之比较研究》、《刑事诉讼法学》、《出版法概论》、《检察制度新论》行政法典绉议》、《化学兵器与国际法》等等,不一而足。
 
     俞叔平被免职后当了上海警察局长的军统特务头子毛森,在1992年回到了阔别四十几年的老家江山,夫人和儿子毛见光一起陪同,当地政府经请示,把他的祖居还给了毛森。毛森有八个子女,个个成才都是专家学者,尤其是第二个儿子毛河北,是美国著名的地球物理系家,除了没有能拿到诺贝尔奖,其余什么奖都拿到手了。毛森感叹:以后政府有用得到毛家的话,我八个子女都可以出力。毛森是回来了,但俞叔平一去而别,再也没有回到大陆、回到故乡。俞叔平在法学方面的卓越建树,是海峡两岸一致认可的,而且影响了整整一代法律工作者。当了三年内战动荡混乱年代警察局长,使他背上了终生的包袱,从此再也没有回到故乡,令人感叹。
 

     俞叔平从欧洲回国,想为抗战中的祖国效力,抗战胜利后,想参与建设一个法治国家。所以他接受了宣铁吾的推荐,当了上海警察局长的职务,以实践他的司法理论。但是他不了解中国的国情,他不了解国民党的官场,也不了解共产党的政治,他学富五车,但是他太天真、太书生气了,讲得不好听,是个书呆子。国民党有强大的武装力量,共产党也有强大的武装力量,枪杆子听你的,还是你听枪杆子的。真正是秀才碰到兵。你的法治理念,只有在建设民主社会时才会有用。出发点是好的,但火候还不到,时机还不成熟。在上海的当了三年不到警察局长,国民党骂他,共产党骂他,市民也骂他,这是深刻的历史教训。全面分析俞叔平这样一个知识分子,分析当时的历史背景,还历史的真实面貌,这是本文的目的。

点击可以关闭